字号

内蒙古:警方查实虚开8千万发票骗贷 检方认定存疑不起诉

中国城市 city.china.com.cn 时间:2019-01-24 19:40:06 责任编辑:高虹
       经公安机关查实嫌疑人高文斌用8000余万元“虚假票据”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以下简称“达拉特旗”)多家银行机构“套”出数亿元贷款,却被达拉特旗人民检察院以“未给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为由,多次作出“存疑不起诉决定”。

然而,作为举报人的当地商人李宗徽,对检察院不起诉涉嫌骗贷的高文斌持有异议,因此他不断地向媒体投诉和反映。

李宗徽认为,高文斌曾伙同他人涉嫌骗取其名下巨额财产,但由于高文斌等人背后疑有保护伞,致其多年举报未果。

记者调查发现,该起“虚开发票骗取银行贷款案”背后,隐匿着多重利益纠葛。

内蒙古:警方查实虚开8千万发票骗贷 检方认定存疑不起诉

图为2016年12月28日签署的四方《协议书》

公安机关查实涉嫌骗贷

今年56岁的李宗徽,家住达拉特旗树林召镇。2015年5月,他与达拉特旗宏珠供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珠供暖公司”)现任法定代表人高文斌处理股权纠纷时,意外发现高文斌涉嫌利用虚假票据向多家银行骗取数亿元贷款。同年5月24日,李宗徽便向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举报高文斌、王永厚等人涉嫌贷款诈骗、合同诈骗、虚开增值税发票等违法行为。

记者采访核实,2015年8月5日,鄂尔多斯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接到自治区公安厅经侦总队移送的高文斌涉嫌经济犯罪的案件通知书后,至2016年5月6日,鄂尔多斯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与达拉特旗公安局经侦大队对该案联合侦办。2016年6月3日,达拉特旗公安局以高文斌涉嫌骗取贷款罪对其立案侦查。2016年9月13日,达拉特旗公安局对高文斌采取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记者获得的证据显示,经达拉特旗公安局查实,从2013年6月19日开始至2016年6月30日期间,高文斌多次以其控制的宏珠供暖公司、宏珠综合楼房产、海业经贸有限公司的名义,分别向工商银行达拉特旗支行、农业银行达拉特旗支行、达拉特旗农村信用联社树林召信用分社、长征西街分社贷款12笔共计6.153亿元。其中,以海业经贸有限公司名义向农行达拉特旗支行办理的1400万元承兑贷款,以及向达拉特旗信用社长征西街分社办理的2000万元贷款,在公安机关立案前已经还清,其余贷款则处在正常还本付息状态。

达拉特旗公安局认定,高文斌为了能从银行贷款,指使公司员工多次使用不真实的财务报表、审计报告、虚假购销合同、虚开的建筑业统一发票(代开),多次从银行骗取贷款。但高文斌在办理上述所有贷款时,均向银行提供了真实、足额或超额的抵押、担保。不过,高文斌直接或指示其公司工作人员,申请贷款时向银行提交的公司财务报表与从达拉特旗国税局调取的财务报表数据不符,审计报告内容不真实,购销合同虚假或免于实际履行,即涉嫌其使用欺骗的手段骗取了银行贷款,其行为构成涉嫌骗取贷款罪。

同时,公安机关还发现,2013年12月,高文斌以宏珠供暖公司的名义在工商银行达拉特旗支行办理2亿元贷款后,在银行发放1亿元贷款时,在购销合同名义实际履行的情况下,提供了其以陕西永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名义在达拉特旗税务局代开的9张建筑业统一发票8468万元,其行为涉嫌构成虚开发票罪。

检察院认定存疑不起诉

2016年10月28日,达拉特旗公安局向达拉特旗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达拉特旗人民检察院审查后认为,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证据不足,并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经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移交后,达拉特旗检察院仍认为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证据不足。

对于高文斌骗取银行贷款的事实,达拉特旗检方认为,嫌疑人高文斌即使使用了部分虚假手段,但并未给银行造成损失,也未形成可能给银行造成重大损失的风险,不足以侵犯国家金融管理秩序。

对于虚开发票的事实,达拉特旗检察院认为,现有证据证实其开具发票的目的是贷款需要和弥补财务混乱,其在税务局代开发票为国家增加了税收,不具有偷逃税款或其他非法目的。因此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高文斌构成骗取贷款罪、虚开发票罪,该案不符合起诉条件。由此,经达拉特旗检察院委员会研究决定,于2017年4月27日,对高文斌作出存疑不起诉的决定。

对此,达拉特旗公安局于2017年5月2日向达拉特旗人民检察院提出复议,但达拉特旗人民检察院复议后认为原不起诉决定没有错误,于2017年6月1日作出了维持决定。

此后,达拉特旗公安局还向鄂尔多斯市人民检察院提请复核,但鄂尔多斯市人民检察院复核认为,依据现有证据,无法认定被不起诉人高文斌的行为构成骗取贷款罪及虚开发票罪。2017年7月5日,该院对高文斌作出了维持不起诉的复核决定。

对于上述说法,1月17日,记者来到达拉特旗人民检察院采访求证。在该检察院门口,保安拒绝记者入内,但给记者提供了该院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电话中,该办公室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叫来了一名负责案件业务的女性工作人员接电话。这名负责业务的女性工作人员在电话里称,她们检察院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办案以及通过审委会作出的决定,“你们媒体有什么资格就此案采访调查?带有采访手续吗?如果采访,要经过院领导同意才能接受采访,你要联系院办公室。”记者问:“你现在不是在院办公室吗?”该女性工作人员说:“对,我是在她的办公室接电话,刚负责人不在,你等下,我去跟她说下。”

随后,记者再次致电达拉特旗办公室联系采访事宜。该院办公室的女性工作人员称,她刚才已经将熟悉案件的办案人员找来了。“她刚才有给你说清楚了吗?还有什么异议?”记者回答:“她说采访需要联系院办公室。”该女性工作人员说:“那我请示一下领导,看怎么处理。”不久,一名办公室的男性工作人员给记者回电称,媒体采访需要去旗委宣传部才行。

在达拉特旗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称,达拉特旗检察院曾给他们宣传部也有回复过。“他们检察院的意思是说,如果是银行去报案的话,检察院就会起诉抓人,但李宗徽是个人去报案,所以才作出上述存疑不起诉的决定……”

引出背后双方纠葛

一名当地官员告诉记者,李宗徽是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的“名人”。

李宗徽向记者透露,从2010年开始至今,他自己名下20多亿元的企业资产被多人骗走所剩无几。

“我有4个供暖公司、2家电厂、多个农场都被人骗走了。其中宏珠供暖公司也是高文斌等人给骗去的,现在还在达拉特旗人民法院打官司。也许是我文化不高,又太容易相信别人,屡屡被上当受骗,所以对这些人的骗局防不胜防。”李宗徽说,达拉特旗人民检察院作出存疑不予起诉决定,“是高文斌他们在当地有关系的结果”。

据了解,李宗徽与高文斌的关系颇有渊源。他们两人曾为合作伙伴,因在达拉特旗宏珠供暖公司的股权转让中产生纠纷,遂互相结怨。

记者采访发现,2005年9月,李宗徽以家庭成员为股东,成立了达拉特旗宏珠供暖公司。2010年,李宗徽筹资在建设宏珠综合大楼后,2012年,达拉特旗房管局给其颁发了房屋所有权证。2013年初,宏珠供暖公司应当地政府的要求扩大生产规模,出现资金短缺问题。经朋友介绍,李宗徽将该供暖公司80%的股权(总价款3.2亿元,不包括宏珠综合楼)转让给高文斌(25%)、陈三小(10%)、王永厚(隐名股东10%)、田孟和(10%)以及案外人吕尚明、米俊海等6人。

同时,李宗徽以其儿子李鑫的名义仍保留了宏珠供暖公司20%的股权。

2013年3月26日,双方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签订后,李宗徽仅收到米俊海股权转让款800万元和吕尚明的300万元。至于高文斌等4人所占比的55%的股权款约1.76亿元,其4人分文未付。

李宗徽告诉记者,因高文斌等4人未能按时偿付股权转让款,高文斌便提出以登记所有人为宏珠供暖公司的宏珠综合大楼向银行抵押贷款,并按贷款额的比例偿付他儿子持有20%的股权款项。同时,高文斌答应以其控制的海业家园小区的售房款偿付股权转让款。

“当时我曾用宏珠综合大楼向银行抵押打款1.19亿元到期需偿还,我便同意了高文斌的的建议。”李宗徽说。

由于贷款一时难以办理下来,高文斌口头承诺由其本人偿还原宏珠公司欠银行的1.19亿元贷款及利息。同时,高文斌承诺李宗徽的其他债务也由其偿还。待抵押贷款办理下来后,由高文斌等用供暖公司利润和银行贷款偿还李宗徽的前述债务。

此后,受让股权的高文斌等人的股权转让款也迟迟未付。李宗徽资金紧张,导致其控制的一家名为宏珠典当行因欠款而未能如期偿还。为此,李宗徽与高文斌协商约定,由高文斌等人代李宗徽偿付典当行所欠他人的债务3700万元。因高文斌担心李宗徽还有其他债务,便让李宗徽以儿子李鑫持有的用宏珠供暖公司20%股权质押。

2013年7月30日早上,李宗徽被高文斌等人叫去在一份《股权质押协议》上签字同意。

“我签完字后出去办事还不到1个小时,我儿子李鑫被高文斌偷偷叫去工商局签字,但《股权质押协议》却变成了《股权转让协议》。”李宗徽告诉记者,因为自己的家庭出现不和的原因,“儿子被高文斌叫去签字时并没有给我电话确认”。

李鑫告诉记者:“当时我不同意签字,但高文斌说与我父亲说好的,并称会在一周内付给我6400万元转让款”。

就这样,宏珠供暖公司便被高文斌等人在3天后去工商局变更了股权登记。至此,李宗徽父子就不是宏珠供暖公司的股东,对该公司失去了实际控制权。

发现被骗后,李宗徽对李鑫被骗去签署股权转让提出异议,要求高文斌将转让的股权变更回来,但遭到了高文斌的拒绝。李宗徽被气得要跳楼。

高文斌等人担心造成严重后果,便以宏珠供暖公司名义给李宗徽出去了一份《承诺书》(落款时间写为2013年7月30日),承诺给李鑫变更1万平方米的宏珠综合大楼的房屋产权,以及在李宗徽回购股权时向其借款3千万元。但此后,上述股权转让款及1万平方米房屋产权的承诺,并未兑现。

2016年8月,李宗徽的父亲李树堂找到高文斌索要3000万元借款和1万平方米的房屋产权时,却被达拉特旗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刑罚。

“我70多岁的母亲为此活活被气死。”李宗徽这样告诉记者。

仲裁委未裁决法院却立案

2016年12月28日,在达拉特旗政府相关人员的协调下,李宗徽(甲方)与高文斌(乙方)、吕尚明(丙方)、宏珠供暖公司(丁方)签定了一份《协议书》(四方协议书)。该《协议书》约定,由高文斌等人指定的内蒙古承信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承信评估公司“)对宏珠综合大楼进行评估(价值时点为2016年12月28日),并依据评估价格(2.7329亿元)结算双方的债务债权。不过,当评估完成后,按照协议约定,高文斌等人应支付李宗徽1.2亿元款项,但后来高文斌等人又拒绝按照协议书执行。

《协议书》还约定,协议各方产生任何纠纷时由鄂尔多斯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

2017年10月25日,李宗徽及其儿子李鑫等人为此向鄂尔多斯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纠纷。

“在鄂尔多斯仲裁委仲裁庭开庭审理后还未作出裁决,2017年12月19日,高文斌等人为了制造事端,以其指定的承信评估公司作出的《评估报告》未有评估人员签字无效为由,便以宏珠供暖公司为原告,承信评估公司为被告、我为第三人而向达拉特旗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李宗徽告诉记者,高文斌等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后,鄂尔多斯仲裁委员会便终止了仲裁决定。

内蒙古:警方查实虚开8千万发票骗贷 检方认定存疑不起诉

图为内蒙古承信房地产有限公司作出的的评估报告

2018年4月2日,该案诉讼被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评估报告》无效,判定承信评估公司退还宏珠供暖公司15万元评估费。

随后,承信评估公司和第三人李宗徽不服提出上诉。2018年8月7日,该案由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达拉特旗人民法院重审,目前还未作出判决。

那么,协议约定由鄂尔多斯仲裁委员会仲裁的民事纠纷案件在未作出仲裁裁决前,达拉特旗人民法院为何又受理了此案?

1月17日,记者来到达拉特旗人民法院采访调查。该上诉案的一名主审法官要求记者联系法院办公室。该院办公室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在电话里称,案件还在审理当中不便接受媒体采访而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李宗徽向记者透露,高文斌为了搅浑水,还曾以承信评估公司作出的《评估报告》系伪造为由而向达拉特旗公安局报案,目前该案仍在侦办中。

对此,记者多次致电高文斌采访求证,其均未接听,给其发短信也未回复。

仍有谜团待解

在鄂尔多斯仲裁委员会秘书处办公室,一名刘姓负责人告诉记者,负责该案仲裁的首席仲裁员董敏等人在外办事,不便接受采访。“这些不必要说了,对于法院立案受理的对与错,我们不发表评论……至于仲裁委终止审理,我也不知道具体案件……”

李宗徽向记者透露,高文斌等人拿着宏珠综合楼抵押给多个银行贷款高达4亿多元,而宏珠供暖公司现已不能偿付银行已经到期的贷款本息,被多家银行将抵押贷款以不良资产的形式交给资产公司处理。

“这怎么能说高文斌以造假的材料在银行骗取的贷款,没有造成损失?据我了解,高文斌在几家银行机构贷款,事实上已经成为银行的不良资产,并交由资产公司处理。若最后拍卖的抵押物价款,不足以偿付银行机构贷款本金及利息,那么其算不算给金融机构造成损失呢?”李宗徽向记者说出了他的疑惑。

对于李宗徽反映王永厚(农业银行达拉特旗支行原行长)、田孟和(工商银行达拉特旗支行原行长)深度参与宏珠供暖公司股权转让和银行贷款的问题,1月17日,记者分别来到农业银行达拉特旗支行、工商银行达拉特旗支行采访核实,但截至记者发稿,两家银行均未予以正面回应。

对于事情的进展,尚法新闻(ID:zgsbfzzk)将继续予以关注。

(记者杨轩 发自内蒙古达拉特旗)




 

[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本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立场。]

 

来源:中国海洋网

上一篇: 卫北分局开展清洁家、共建文明帮扶无主庭院活动
下一篇: 陕西米脂消防大队开展“从严管酒治酒”专项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