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村级“经济工作会议”里的新动能 解码南曹村政策、产业、模式、组织的价值“共振”

中国城市 city.china.com.cn 时间:2019-01-04 12:40:42 责任编辑:高虹

2018年春节举行的南曹村经济工作会议

星灿晨曦,这是曹传增微信“朋友圈”惯常打开的时段。

这位曾获得山东省劳动模范称号的巨野县南曹村原党支部书记一旦琢磨事时,一天两三个小时的睡眠即是常态。距2019年春节尚有月余,他开始琢磨今年大年初一“南曹村经济工作会议”的主题。去年2月16日的首次“南曹村经济工作会议”,对其而言开启了好头,会上村里各方所定的各项规划在过去的360多天均告实现。

“南曹村经济工作会议”背后,是这个偏于巨野一隅的普通村子,在思考“除了种地还能种什么”的农村命题中,以开放精神和为先气质, 20年不断“进化”,实现了农业政策、经营模式、产业集群和村庄组织的价值“共振”,构建起符合乡土实际的内生动力机制。

如今南曹村生产要素无障碍流动的样板意义和集聚效应,让周围四乡八邻受益颇多;南曹村“下半场”发展中,所要打造的生态、旅游、养老、教育、产业于一体的农村生态圈,更值得多方关注。

开放与视野

这片土地除了种庄稼还能“种”什么  

(曹传增当选村支书后的33天内,带领党员一家一户做工作,南曹村实现了土地统一规划。该村引进的第一个项目是养鸡场,不收取租赁费,曹传增甚至还为项目跑出了19万元贷款。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想让村民知道什么领域能赚钱,要让村民与市场零距离接触)

曹传增(左二)如今仍然把精力放在村中产业建设上

1月2日的南曹村旷野,风没有任何遮挡地直接钻进人们的领口,53岁的曹传增并没搭件毛衣,步幅极大地带着记者四处看项目。曹传增对南曹村千亩土地投入的热情,似乎透在每一个脚印上。虽然2018年已卸任南曹党支部书记,但走到哪里,村民依旧习惯性喊他“曹书记”。

这个称呼是1996年后村民喊出口的,此前的曹传增,有段很潇洒的经历。上世纪90年代初退伍后,他成为当地一家塑料厂的业务员,几年时间几乎逛遍了中国。如果没有那一次趟泥路,他或许走出别的人生轨迹。

“有一天,我回村里正赶上下雨,路破得不像样子。自行车没法骑了,我直接扔到附近地里,我回家后一直在想为什么村里这么穷?”曹传增,在1996年被这条泥路“气”进了村党支部。

42名党员、380户、1200人、1600亩耕地、村集体无资产只负债,这是摆在曹传增面前的“资产损益表”。不过,这没难倒这个走南闯北、爱动脑筋的汉子,接任村支书后33天内,他带着42名党员一户户做工作,将1600亩耕地中的1500亩集中起来统一规划。

于是,菏泽第一个林业种植合作社在南曹村成立,全村80%以上的村民以土地入股变成“股民”。上林下草、以草促木,统一种植、统一销售。

“林业种植,并没脱离传统农业,这片土地除了种庄稼、种树,还能种些什么?”曹传增对于单一的林业种植并不满足。有数字表明,1997年农产品加工业产值城乡比是1:0.89,食品工业更是城市占主导地位,城乡比达到了1:0.6,农村农产品加工业的巨大产值空间显而易见。

曹传增“相中”一个养鸡项目,几次找到负责人要将他请到村里。“最后经过村里商议,我们拿出了百亩地免费请他把项目带进来,我当时还去外地给项目跑出了19万元贷款。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让村民知道外面的天地有多大,要让村民知道钱是怎么赚的。村民的思想必须开放,必须务实。”

在这个项目落地后,村民很快自发形成了黄牛、鹅、山羊等7个专业养殖合作社。为了与其他村子避免同质化,2002年曹传增等人开始在香鹑雁(番鸭)上进行“试验”,其后的结果表明“南曹村”眼光很独到。

样本与集聚

让四乡八邻的生产要素流动起来

(香鹑雁让南曹村获得极大的产业优势,所产生的集聚效应,使得周边多个自然村的土地、劳动力、技术等生产要素自发流动起来,形成了产业共同体,集资入股的经营模式也保障收益为村民所有。而光伏农业、扶贫车间等的政策红利,也拉长了农民增收链条)

南曹村的香鹑雁养殖厂

2002年南曹村开启的香鹑雁配种实验,在经过5年不知多少次失败后,终在2007年获得产业变现可能,较高的技术门槛,也让这个行业带有稀缺性。随后,南曹村超过70%以上的村民入股,相继建立了养鸭专业合作社和孵化厂。

“2008年,我曾作为山东选拔的农村发展实用人才,前往北京接受培训。在那里,农业农村部领导、有关专家的讲授让我能第一时间接触到市场前沿信息。在农村做产业,必须得做差异化,这样才能有效、充分发展。”曹传增说道。

1000亩养殖厂利用的是周围自然村的流转土地,一个个大棚矗立,每个大棚能养1万只香鹑雁,本地和外地的养殖量高达60万只。养殖厂所下的鸭苗直接通过孵化厂分发到全国各地乃至越南等东南亚等地,2018年1月至7月的产值达到1亿余元。

这几年间,香鹑雁尚不饱和的市场为南曹村以及周围数个村庄带来了勃勃生机。周围村民在孵化厂打工,每月收入可达4000元左右,整个产业所吸纳的劳动力超过三百人。而早先入股的村民,更是每年都可分红,如今大都早已回本。

南曹村香鹑雁产业的十年发展史,对于其他村庄而言亦有启示性意义。去年2月16日的首次“南曹村经济工作会议”所定的孵化厂二期,如今已在南曹村北侧开建,7000万元投资中,南曹村充分利用扶贫车间的政策红利争取到千万以上配套。将来扶贫车间内的肉类加工,更会拉长农民增收链条。

    2014年前后,我国为了促进光伏产业发展,密集推出了一系列政策。国家能源局的数字表明,2014年全年光伏发电累计并网装机容量2805万千瓦,同比增长60%。对市场极佳敏感的曹传增当年十次前往青岛,寻求与光伏企业的合作。

2017年总投资6.8亿元、占地1200亩的30兆瓦的太阳能农光互补扶贫项目在村里落地投入运营。由村、种植大户和光伏企业三方共同合作,为村里带来“四大脱贫利好”:土地流转收入、农业收入、项目分红和就业机会。

曹传增说:“今后30年,光伏项目每年可返还376万元税收,分配给全镇1256家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此外村集体每年可有数百万元收入。”

记者当日在千亩光伏农业园看到,棚顶发电,棚下“皇后菜”、牛蛙的种植和饲养业已开始。 

上半场和下半场

把农村建成生态圈

森林公园、中小学生研学服务、光伏庄园采摘……这是南曹村在产业之外做的一个新规划,以期打造成为集产业、休闲旅游、养老、教育为一体的农村生态圈)

南曹村仍在快速发展中

在南曹村,除了大年初一的“经济工作会议”,村委还每五年制定一个“规划”。虽只止于口头,但哪一年走到哪一步,让村民都心中了然,分寸做事。

2012年4月,南曹村被确定为巨野县新农村建设试点村后,如今绝大多数村民已经迁入新居。现如今,整齐划一的楼房已经代替了往昔的破落农村小院,而规划整齐、干净整洁的村居环境,也让村民过得舒适。曹传增常年在外的学习、培训,接触到的产、学、研等智力资源,为南曹村版图提供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森林公园、中小学生研学服务、光伏庄园采摘……这是曹传增和村委在产业之外做的一个新版图。“我们想将南曹村建设成为集产业、休闲旅游、养老、教育为一体的农村生态圈。村中不仅有产业,还会有免费幼儿园、医院派驻服务站、民兵训练基地等。”

    在记者与曹传增交流的过程中,正好有一个电话打来,对方手中有动物资源,可以在森林公园的共建方面提供支持。前不久,南曹村党员集资50万元,栽植了8000棵梨树、7500棵苹果树,并形成了有机蔬菜600亩的规模。 

记者了解到,1998年到2012年间,南曹村的人口呈流出状态,而在2012年之后,该村人口出现回流现象。 “国歌一响、党员到场”成为该村的共识。

“我们目前的农村发展中能取得一定成绩,归根到底在与党组织的有效性。每一次重大节点,都是党员在前起到模范带头作用。”曹传增如是说道。

今年,巨野县委、县政府下发的第一号政策性文件,仍然是关于“全力推进乡村振兴”。




[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本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立场。]


来源:北国网

上一篇: 绿色产业融合发展托起沈坝镇百姓小康梦
下一篇: 安康市委书记郭青:生态经济融合发展的安康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