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右玉守绿(美丽中国·调查)

中国城市网 city.china.com.cn 时间:2015-05-25 11:45:00 责任编辑:小宇
   

  原标题:右玉守绿(美丽中国·调查)

  本报记者 周亚军

  《 人民日报 》( 2015年05月25日 12 版)

  

\

 

  曾经的风沙地,如今郁郁葱葱。

  右玉县委宣传部提供

  

\

 

  干部群众义务植树。

  右玉县委宣传部提供

  “风起黄沙飞,雨落洪成灾”,在山西右玉,要种活一棵树比养大一个孩子还难。靠着迎难而上、艰苦奋斗、久久为功、利在长远的“右玉精神”,65年来这里的森林覆盖率从0.3%上升到54%。生态环境好了,如今老百姓也渐渐富裕起来。

  山西右玉,曾是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的碰撞交融之地。这里距毛乌素沙漠不足100公里,又是晋蒙交界的风口,这里土地沙化面积高达76%,森林覆盖率仅为0.3%,“风起黄沙飞,雨落洪成灾”,沙进人退。

  如今的右玉森林覆盖率达54%,到处郁郁葱葱。

  65年造林,森林覆盖率从0.3%到54%

  1950年,右玉第一任县委书记张荣怀花了4个月时间,在扑面风沙中用脚底板“丈量”完300多个村庄,提出“人要在右玉生存,树就要在右玉扎根!”此后65年,当地人接力相传,植树造林从未停歇。

  右玉种树最难是缺水。肩挑马驮提水上山,常常一担浇下去,瞬间就没了影,树苗枯死更是常事,反复浇水好几次才能成活。右玉低温能到零下40摄氏度,大家只好从当地耐旱耐寒的小老杨树上砍枝为苗。

  在右玉种树,付出九分才有一分收获。黄沙洼是一座长20公里、宽4公里的流动沙丘,曾淹没了老县城3丈5尺高的老城墙,车辆可以沿着沙丘上坡进城。为了治理黄沙洼,右玉县干部群众用了整整8年:头两年,干部群众几千人在沙地不停歇地种树,结果辛苦种下的树不是被大风连根刮起,就是被黄沙掩埋,最后只活了几棵。后来,采取乔灌固沙的办法,大面积种植沙棘、柠条、草木犀等耐旱固沙植物,林草结合、立体种植,才实现了“绿龙锁黄沙”。

  右玉造林离不开党员干部身先士卒,铁锹、卷尺、剪刀是他们的“标配”——挖土坑、量深浅、剪枝条,大家全在风沙地里忙活,人晒得黝黑,汗水和着泥土沾在脸上……现在,右玉仍保留着一个传统,干部每年都要捐出几百元工资造林,处级800元,科级500元,普通干部300元,每年可造林200多亩,植树4万多株。

  干部吃苦、群众使劲,就这样,一个眼看着要被沙漠吞掉的地方竟然在全省率先实现了绿化达标。截至目前,右玉森林覆盖率达到54%,不毛之地如今还成为4A级旅游景区,年接待游客150多万人次,是全县人口的15倍。

  植树造林不产生直接经济效益,更新改造让绿色山野带来好收入

  右玉绿了,黄风黑风漫天、白天也要点油灯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然而,右玉的绿,带来的更多是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微乎其微。

  从1982年到现在,当地造林大户王占峰大半辈子都在种树,绿化荒山2800多亩,可日子始终过得紧紧巴巴,老王试种过许多经济林都失败了,经济来源主要靠放养的7头黄牛。

  植树造林不产生直接经济效益,是整个右玉150多万亩林地的普遍问题。县林业站站长赵守忠说,右玉的主要树种是小老杨和樟子松。小老杨树防风固沙效果好,但不成材。樟子松成材周期太长,要三五十年。由于土壤干旱贫瘠,林下经济很难发展,有点零星的林下养殖和中药材种植,效果也不理想。

  近几年,养羊行情看好,加之政府鼓励,右玉羊只饲养量呈井喷式发展,每年以10万只的规模递增,今年预计突破百万大关。老百姓因羊增收,畜牧收入也占到农民人均收入的60%,不过,林牧矛盾也开始显现。

  赵守忠说,现在能种树的地方差不多种遍了,一些地方出现了造林和养羊农民抢荒山的情况。“老百姓也知道造林好,可生活没有后顾之忧了才能保护好林地。今后造林绿化的重点应逐渐由新增造林,变为林区的更新改造。”

  新城镇梁家店村民赵爱花在养羊这方面是“散户”,家里有150只羊。她说,“右玉的希望就在树上了,我放羊都小心翼翼尽最大力气不让吃树。但也有人大半夜起来赶羊进林。现在种树挺多了,有些荒山能不能种上草,给大家留个放羊的地方?或者有些林地可以放牧,能不能划出来,有人管理看护,羊有草吃,地有粪上,树也能长得更好。”

  据悉,目前,右玉正向有关方面申请粮改饲料的试点,即参照国家种粮补贴的政策,探索给种树种草以补贴,一方面建设饲料基地,同时避免林牧矛盾加剧造成毁林威胁。

  张千户岭村回乡创业的张宏祥正在走一条不同的养羊路子。他说,右玉的生态环境承载量大约只有40万只的规模,必须走集约高效的路子才能长久发展。

  张宏祥的祥和岭上养羊专业合作社秉承“好环境产好羊肉”的理念,流转了3000亩土地作为草料基地及放牧场地,建起了羊肉加工厂。去年经口碑营销,一只羊加工分成羊肉卷、羊杂、羊腿等各种包装,能卖2000多元,是普通农民的3—5倍。年底祥和岭上存栏将达万只,36岁的张宏祥踌躇满志,谋划着扩大规模后上市融资,带动全县养羊户一齐发“羊”财。这或许是右玉养羊产业未来发展的不错选择。

  延续绿化奇迹,生态功能区发展呼唤制度设计

  随着公益林面积逐渐扩大,森林覆盖率逐年提高,管护费用逐年加大。

  为了改善生态,右玉还在国家未实施退耕还林政策以前,累计退耕还林还草10万亩;在2002年到2006年国家实施退耕还林政策时,再度累计退耕10.5万亩。但是,2006年以来,国家停止退耕还林补贴资金,右玉仍然按照退耕还林补偿标准,每年退耕5000亩,累计退耕3.8万亩,全部由县财政给予农民补贴,这无疑给县域经济发展背上了沉重负担。

  尽管如此,65年来右玉生态建设投入不减。在县可用财力仅3亿元左右的情况下,右玉每年投资生态建设至少1亿元。

  除了高额管护费用,右玉现在还面临81万亩防护林更新改造的挑战。上世纪50至70年代营造的防护林,绝大部分已进入过熟期,亟须更新改造。据介绍,全县83.3万亩杨树防护林中,已达到过熟期的达81万亩,占总面积的97%。目前,由于国家和省里尚未出台更新改造的政策及操作规范,加之县里财政有限,导致更新改造滞后。但部分杨树已逐步出现退化、衰死现象,如更新改造不及时,不排除大面积死亡的可能,届时将给右玉仍然脆弱的生态带来极大破坏。

  赵守忠说,右玉地处京津上风区,是风沙入京的主要通道,也是护卫京津的一道生态屏障,但京津风沙源治理补助一亩才400元,还不到实际造林成本的1/10。右玉种活一棵树往往要比其他地方付出多几倍甚至十几倍的投入。许多树长上三五十年也只有碗口粗。林木更新改造面临的难度比植树造林更大,挖一棵树、整理土地、重新栽种,不仅耗费更多人力财力,更事关大的生态环境。

  “中央和省里的补助标准能否更加因地制宜,提高点标准,多给右玉点生态建设转移支付,特别是协调建立生态补偿机制?”赵守忠说。

来源:http://news.ifeng.com/a/201505

上一篇: 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今年主推“中国绿”
下一篇: 金秀入选全国生态保护与建设示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