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访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民警----梁景庭

中国城市网 city.china.com.cn 时间:2017-03-02 12:03:12 责任编辑:徐燕
\
 
        2015年5月的一天下午,初夏时节的天空仍旧是灰蒙蒙的。这天是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李村派出所副所长梁景庭值班,刚刚调解好一起纠纷,他想靠在椅子上休息一会儿,“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的报警铃声骤然响起:“某村有人报警家里被盗,门被撬开了”。接到警情,他抓起出警包,戴上装备,带领值班民警火速赶往现场。

 

  来到现场,一个身材瘦弱、十多岁的小姑娘怯生生的走到民警们面前。梁所长疑惑地问道:“是你报的警吗?”“嗯!”“怎么回事?”“我家门被人撬开了……”女孩儿语气迟疑却很肯定。“在哪儿?走!带我们去看看!”民警们顺着女孩手指的方向,来到一处宅院前。

 

  这是一处坐北朝南的院落,从门口遍布的尘土和落叶可以看出这里已经好久没人居住了,两扇斑驳的黑漆木门不知被什么人撬开歪倒在一边,右侧那扇门上依稀可见用粉笔一笔一划地写着几个字:“如果再撬门我就报告公安局!”“这是谁写的?”“我!”女孩儿轻声回答。

 

  民警跟着女孩穿过门洞往里走,眼前的庭院遍布砖头瓦砾,青草已长起很高、农具等杂物东倒西歪扔在地上。整个院落有北屋和东西两间厢房组成,门锁并没有撬动的痕迹,窗户玻璃虽然或缺失或损毁但看得出都不是近期造成的。

 

  “锁得好好的,丢东西了吗?”民警问女孩儿。女孩儿脸上掠过一丝慌乱和凄楚,“不知道丢没丢东西!”民警们互相对视一眼,疑惑地发问:“你不是报警说被盗了吗?到底咋回事?”女孩儿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儿。民警思忖着这孩子一定有苦衷,于是轻声说道:“没关系,孩子,你慢慢说,到底咋回事,你家大人呢?”这一问无疑触碰到了女孩儿的痛处,强忍的眼泪如泉涌般冲出来“我爸死了……”“那你妈呢?”“我……妈……我们家已经几次被我伯伯撬开了。我也不知道丢没丢东西,其实我本来就不知道我家里有什么东西……”女孩儿说着低下头默默地拭着泪。

 

  明显有隐情。民警们一边安慰女孩儿一边用执法仪录下了这里的一切,并尽量用舒缓的语气与孩子交流。经简单询问,民警得知女孩儿叫小董,12周岁,三年前正值壮年的父亲病故,不久母亲改嫁他人。孩子被丢给年逾古稀的奶奶抚养,前不久奶奶也撒手人寰,从此小董成为孤儿。得知这一切后,梁所长耐心地安慰她“孩子不怕,警察叔叔会帮助你的!” “你现在住在哪里?”“我大伯家!”考虑到孩子还要上学,民警劝慰孩子暂时先回到大伯家,待进一步了解情况后再做处理。

 

  回到单位,民警们心里一直揪着,感到沉沉的像压着一块大石头。副所长梁景庭向所长李运良、指导员李喜增汇报了情况,大家讨论后的一致意见是:联系村委会,一定要负责任地安排好孩子,保护孩子的权益不受侵犯,保证孩子今后能安心地学习和生活。

 

  第二天,民警们来到某村,找到村委会领导,详细了解小董家里的情况。村委会张主任和治保会范主任得知民警来意,非常激动,张主任说:“这个事情,我们知道,因为孩子的事儿到现在她的姑姑、伯伯们还在闹意见,可是乡里乡亲的没法说他们,可孩子总要有人管呀!咱民警说怎么办,村委会一定配合。”

 

  紧接着,两位村领导介绍了女孩儿的遭遇。她父亲排行老四,上有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小董奶奶去世后,围绕小董的抚养及她家土地、房产问题,兄弟姐妹争执不休,小董像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孩子先在三伯伯家被寄养一段时间,后又到了大伯家。地该给谁种,房子该谁管,一直争执不休。他们都说愿意抚养孩子,互相之间却都有猜忌,生怕弟弟家这份房产落入对方手中。

 

  小董二伯没有住房,妻子去世后一直单身,农具原来就放在四弟院中,他几次不打招呼撬开弟弟家门,矛盾由此被挑起来,兄弟间的猜忌越来越多。

 

  了解到上述情况,考虑到孩子要有人照顾,孩子的权益也必须保护,还要尽量化解兄弟间的矛盾纷争。梁所长与村领导商议达成几点共识。

 

  一、如果几个伯伯都同意抚养孩子,这很好,应予肯定和鼓励,那就征求孩子的意见,看她愿意到谁家生活,原则是不管到谁家,孩子家的地可以先种着,因为孩子吃饭上学都需要费用,但孩子家的房子谁也不许占用,不许住进去,因为那是孩子心里的家、是孩子感情的依托。只能等孩子长大成人后,由她自己决定。

 

  二、如果谁都不愿意抚养,或者孩子谁家都不想去,则由村委会上报镇政府或民政部门、孤儿院等迅速妥善安置孩子的生活、学习。孩子家的地由村委会找人承包、监管并将收益用于孩子生活、学习。房产妥善保管,任何人不许侵占。

 

  三、给孩子申请家庭困难生活补助,请民政部门帮助解决有关孤儿的帮扶问题。

 

  四、联系孩子所在学校,尝试请学校帮忙解决减免学杂费等费用,减轻抚养者的家庭负担。上述意向达成后,民警随即开展了深入细致的工作。

 

  一个年仅12岁的女孩儿,本应该跟其他孩子一样,安心地坐在教室里读书,在父母身边撒娇,与小伙伴嬉戏玩耍,可小董不仅没有这些正常孩子的生活,还要用自己瘦弱的身躯保护自己残破的“家”,用一颗懵懂的心去面对父辈们无休止的吵闹争斗!

 

  她不懂,她疑惑,她苦恼,幼小的心灵过早地感受了冷酷与凄凉。在此后与小董的谈话中,民警了解到孩子心里很苦,她说:“叔叔我有时候真觉得不如死了好,死了就能见到我爸爸了……”民警知道,帮助小董不仅是在实际生活,更重要的是给她心灵上的温暖,让她看到生活中的阳光与美好。

 

  自2015年6月起,民警多次把小董接到派出所,跟她谈心,讲励志故事,甚至故意讲笑话给她听,逗她开心,想办法将她从低落的情绪中拉回来,并时常留她在派出所食堂吃饭,给她零花钱,孩子很懂事,几次不好意思伸手接钱。为了了解孩子的真实心理,了解她到底愿意到哪个伯伯家生活,民警们专门做了一套问卷,列出诸如谁对你最好?谁最尊重你?谁最关心你的学习等12个问题,小董一一作答后,通过问卷民警们得知她愿意到大伯家生活。既然孩子做出了选择,民警决定要为此排除干扰,使孩子的生活尽快走上正轨。

 

  此后,民警先后找到小董的母亲及其丈夫,三个伯伯及姑姑等所有关系人,听取他们的意见,民警由此也进一步了解到他们之间的种种矛盾和纠纷,关于土地、债务、赡养老人等问题,不一而足。一个个都说的头头是道,他们都很委屈,似乎谁都很有理。谁也不说不养这个侄女,各怀心事。

 

  民警深深体会到“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句话的份量。在充分尊重他们并再三肯定大家的善良与忠厚的前提下,梁所长说:“既然都不拒绝抚养小董,这很好,咱家的孩子还是在咱家生活最好,我在此感谢各位。本着对孩子成长有利、对孩子好的原则,孩子跟谁生活由孩子自己决定,一旦决定了到谁家,一定要负起责任,别人能帮则帮不能帮就算了,不要攀靠,不许再相互干涉或说三道四,谁养孩子都是自己想办法供孩子吃穿、学习等费用,家庭条件好坏量力而行,不必苛求,好好待孩子就行。说明白一点:房子还是孩子的,不许占用。因为孩子小,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即使孩子同意占用也不行。另外,此前的债务、土地、经济矛盾等家务矛盾,与孩子有关的也要暂时搁置,等孩子成年后再说。”

 

  为了缓和家庭矛盾,民警还再三表扬了伯伯、姑姑们好的表现,引导他们珍惜亲情,把眼光放远,鼓励他们尽可能帮助小董成长。

 

  在长达一年半的接触中,民警们不间断地做了大量工作,为了减轻小董大伯的负担,梁所长与小董所在学校商量减免孩子的学杂费、书本费,校方积极协调把已经收的费都退了回来,民警多次到小董家中进行家访,与小董的大伯、伯母、哥哥谈心拉家常,处得跟亲戚似的。一切努力都力求让小董在稳定温暖的家庭中好好学习和生活。

 

  目前,小董学习不断进步,当上了班长,还是三好学生。吃穿等方面有大伯一家疼着关心着,民警家访时专门到小董房间看,孩子把自己的小房间收拾得干干静静井然有序,看得出来孩子很快乐,孩子的伯伯们也没有再闹矛盾。

 

  小董大伯拉着梁所长的手说:“您放心吧,本来就是我的亲侄女,我不疼谁疼,连你们都为了孩子这么操心,我能不对孩子好吗?谢谢警察同志,一直挂着这个家,使我们兄弟们安定了下来。”

 

  从小董大伯家出来,民警的腿是疲惫的,但想着孩子的事儿终于得到了解决,孩子在健康地成长,他们觉得心里是轻松快乐的。作为人民警察,他们心中装着的是责任、是爱,“与人玫瑰手留余香”,有什么能比群众的肯定与表扬更珍贵更温暖人心呢?

中国网讯,2015年5月的一天下午,初夏时节的天空仍旧是灰蒙蒙的。这天是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李村派出所副所长梁景庭值班,刚刚调解好一起纠纷,他想靠在椅子上休息一会儿,“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的报警铃声骤然响起:“某村有人报警家里被盗,门被撬开了”。接到警情,他抓起出警包,戴上装备,带领值班民警火速赶往现场。

 

  来到现场,一个身材瘦弱、十多岁的小姑娘怯生生的走到民警们面前。梁所长疑惑地问道:“是你报的警吗?”“嗯!”“怎么回事?”“我家门被人撬开了……”女孩儿语气迟疑却很肯定。“在哪儿?走!带我们去看看!”民警们顺着女孩手指的方向,来到一处宅院前。

 

  这是一处坐北朝南的院落,从门口遍布的尘土和落叶可以看出这里已经好久没人居住了,两扇斑驳的黑漆木门不知被什么人撬开歪倒在一边,右侧那扇门上依稀可见用粉笔一笔一划地写着几个字:“如果再撬门我就报告公安局!”“这是谁写的?”“我!”女孩儿轻声回答。

 

  民警跟着女孩穿过门洞往里走,眼前的庭院遍布砖头瓦砾,青草已长起很高、农具等杂物东倒西歪扔在地上。整个院落有北屋和东西两间厢房组成,门锁并没有撬动的痕迹,窗户玻璃虽然或缺失或损毁但看得出都不是近期造成的。

 

  “锁得好好的,丢东西了吗?”民警问女孩儿。女孩儿脸上掠过一丝慌乱和凄楚,“不知道丢没丢东西!”民警们互相对视一眼,疑惑地发问:“你不是报警说被盗了吗?到底咋回事?”女孩儿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儿。民警思忖着这孩子一定有苦衷,于是轻声说道:“没关系,孩子,你慢慢说,到底咋回事,你家大人呢?”这一问无疑触碰到了女孩儿的痛处,强忍的眼泪如泉涌般冲出来“我爸死了……”“那你妈呢?”“我……妈……我们家已经几次被我伯伯撬开了。我也不知道丢没丢东西,其实我本来就不知道我家里有什么东西……”女孩儿说着低下头默默地拭着泪。

 

  明显有隐情。民警们一边安慰女孩儿一边用执法仪录下了这里的一切,并尽量用舒缓的语气与孩子交流。经简单询问,民警得知女孩儿叫小董,12周岁,三年前正值壮年的父亲病故,不久母亲改嫁他人。孩子被丢给年逾古稀的奶奶抚养,前不久奶奶也撒手人寰,从此小董成为孤儿。得知这一切后,梁所长耐心地安慰她“孩子不怕,警察叔叔会帮助你的!” “你现在住在哪里?”“我大伯家!”考虑到孩子还要上学,民警劝慰孩子暂时先回到大伯家,待进一步了解情况后再做处理。

 

  回到单位,民警们心里一直揪着,感到沉沉的像压着一块大石头。副所长梁景庭向所长李运良、指导员李喜增汇报了情况,大家讨论后的一致意见是:联系村委会,一定要负责任地安排好孩子,保护孩子的权益不受侵犯,保证孩子今后能安心地学习和生活。

 

  第二天,民警们来到某村,找到村委会领导,详细了解小董家里的情况。村委会张主任和治保会范主任得知民警来意,非常激动,张主任说:“这个事情,我们知道,因为孩子的事儿到现在她的姑姑、伯伯们还在闹意见,可是乡里乡亲的没法说他们,可孩子总要有人管呀!咱民警说怎么办,村委会一定配合。”

 

  紧接着,两位村领导介绍了女孩儿的遭遇。她父亲排行老四,上有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小董奶奶去世后,围绕小董的抚养及她家土地、房产问题,兄弟姐妹争执不休,小董像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孩子先在三伯伯家被寄养一段时间,后又到了大伯家。地该给谁种,房子该谁管,一直争执不休。他们都说愿意抚养孩子,互相之间却都有猜忌,生怕弟弟家这份房产落入对方手中。

 

  小董二伯没有住房,妻子去世后一直单身,农具原来就放在四弟院中,他几次不打招呼撬开弟弟家门,矛盾由此被挑起来,兄弟间的猜忌越来越多。

 

  了解到上述情况,考虑到孩子要有人照顾,孩子的权益也必须保护,还要尽量化解兄弟间的矛盾纷争。梁所长与村领导商议达成几点共识。

 

  一、如果几个伯伯都同意抚养孩子,这很好,应予肯定和鼓励,那就征求孩子的意见,看她愿意到谁家生活,原则是不管到谁家,孩子家的地可以先种着,因为孩子吃饭上学都需要费用,但孩子家的房子谁也不许占用,不许住进去,因为那是孩子心里的家、是孩子感情的依托。只能等孩子长大成人后,由她自己决定。

 

  二、如果谁都不愿意抚养,或者孩子谁家都不想去,则由村委会上报镇政府或民政部门、孤儿院等迅速妥善安置孩子的生活、学习。孩子家的地由村委会找人承包、监管并将收益用于孩子生活、学习。房产妥善保管,任何人不许侵占。

 

  三、给孩子申请家庭困难生活补助,请民政部门帮助解决有关孤儿的帮扶问题。

 

  四、联系孩子所在学校,尝试请学校帮忙解决减免学杂费等费用,减轻抚养者的家庭负担。上述意向达成后,民警随即开展了深入细致的工作。

 

  一个年仅12岁的女孩儿,本应该跟其他孩子一样,安心地坐在教室里读书,在父母身边撒娇,与小伙伴嬉戏玩耍,可小董不仅没有这些正常孩子的生活,还要用自己瘦弱的身躯保护自己残破的“家”,用一颗懵懂的心去面对父辈们无休止的吵闹争斗!

 

  她不懂,她疑惑,她苦恼,幼小的心灵过早地感受了冷酷与凄凉。在此后与小董的谈话中,民警了解到孩子心里很苦,她说:“叔叔我有时候真觉得不如死了好,死了就能见到我爸爸了……”民警知道,帮助小董不仅是在实际生活,更重要的是给她心灵上的温暖,让她看到生活中的阳光与美好。

 

  自2015年6月起,民警多次把小董接到派出所,跟她谈心,讲励志故事,甚至故意讲笑话给她听,逗她开心,想办法将她从低落的情绪中拉回来,并时常留她在派出所食堂吃饭,给她零花钱,孩子很懂事,几次不好意思伸手接钱。为了了解孩子的真实心理,了解她到底愿意到哪个伯伯家生活,民警们专门做了一套问卷,列出诸如谁对你最好?谁最尊重你?谁最关心你的学习等12个问题,小董一一作答后,通过问卷民警们得知她愿意到大伯家生活。既然孩子做出了选择,民警决定要为此排除干扰,使孩子的生活尽快走上正轨。

 

  此后,民警先后找到小董的母亲及其丈夫,三个伯伯及姑姑等所有关系人,听取他们的意见,民警由此也进一步了解到他们之间的种种矛盾和纠纷,关于土地、债务、赡养老人等问题,不一而足。一个个都说的头头是道,他们都很委屈,似乎谁都很有理。谁也不说不养这个侄女,各怀心事。

 

  民警深深体会到“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句话的份量。在充分尊重他们并再三肯定大家的善良与忠厚的前提下,梁所长说:“既然都不拒绝抚养小董,这很好,咱家的孩子还是在咱家生活最好,我在此感谢各位。本着对孩子成长有利、对孩子好的原则,孩子跟谁生活由孩子自己决定,一旦决定了到谁家,一定要负起责任,别人能帮则帮不能帮就算了,不要攀靠,不许再相互干涉或说三道四,谁养孩子都是自己想办法供孩子吃穿、学习等费用,家庭条件好坏量力而行,不必苛求,好好待孩子就行。说明白一点:房子还是孩子的,不许占用。因为孩子小,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即使孩子同意占用也不行。另外,此前的债务、土地、经济矛盾等家务矛盾,与孩子有关的也要暂时搁置,等孩子成年后再说。”

 

  为了缓和家庭矛盾,民警还再三表扬了伯伯、姑姑们好的表现,引导他们珍惜亲情,把眼光放远,鼓励他们尽可能帮助小董成长。

 

  在长达一年半的接触中,民警们不间断地做了大量工作,为了减轻小董大伯的负担,梁所长与小董所在学校商量减免孩子的学杂费、书本费,校方积极协调把已经收的费都退了回来,民警多次到小董家中进行家访,与小董的大伯、伯母、哥哥谈心拉家常,处得跟亲戚似的。一切努力都力求让小董在稳定温暖的家庭中好好学习和生活。

 

  目前,小董学习不断进步,当上了班长,还是三好学生。吃穿等方面有大伯一家疼着关心着,民警家访时专门到小董房间看,孩子把自己的小房间收拾得干干静静井然有序,看得出来孩子很快乐,孩子的伯伯们也没有再闹矛盾。

 

  小董大伯拉着梁所长的手说:“您放心吧,本来就是我的亲侄女,我不疼谁疼,连你们都为了孩子这么操心,我能不对孩子好吗?谢谢警察同志,一直挂着这个家,使我们兄弟们安定了下来。”

 

  从小董大伯家出来,民警的腿是疲惫的,但想着孩子的事儿终于得到了解决,孩子在健康地成长,他们觉得心里是轻松快乐的。作为人民警察,他们心中装着的是责任、是爱,“与人玫瑰手留余香”,有什么能比群众的肯定与表扬更珍贵更温暖人心呢?(魏宝山)

来源:中国网-中国城市

上一篇: 仁医仁心 访浙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肿瘤外科主治医师章静
下一篇: 一组迟来45年的毕业照 三对金婚老重返母校拍集体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