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削山建城 “新城”运动:伪城镇化之忧

中国城市网 city.china.com.cn 时间:2013-01-05 16:17:54 责任编辑:任远

    编者按:“新城运动”是世界城市规划历史上最著名的理论之一,发端于英国人霍华德的花园城市。它与卫星城理论一样,是为了解决大城市病、发展中小城市的。

    世界各国都曾经历“新城运动”。来到中国以后,它在表现形式上仍与世界各国类似,然而在内涵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大量地削山、填海、填湖以及“摊大饼式”扩张为标志的中国“新城运动”,存在着将城镇化变异为地产化的严重倾向。

    十八大已将城镇化确定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在此“新城运动”渐成燎原之势的关头,我们试图梳理“新城运动”在中国存在的弊端,以作镜鉴。

    时值隆冬,在陕北黄土高原上,哈气成冰。湖北人王保国驾驶的挖掘机却在延安市清凉山上跑得正欢。王保国和他的几个老乡2012年的夏天来到“红都”延安,在这里削山造地已经半年有余。

    整个延安的黄土高坡上,活跃着2000多台重型机器,这些机器将挖掉33座荒山。通过削山、填沟等手段,两倍于现在城区的建设用地将陆续被整理出来,用于延安新城建设。此举已被公众戏称为现代版的“愚公移山”。

    而在从北到南的海岸线上,天津的临海新城、烟台龙口湾的海上新城、上海的金山新城、连云港的连云新城、深圳的前海、东莞的滨海新城等很多新城项目,正在上演的则是“精卫填海”的现代版。

    与此同时,在广阔的内陆腹地,譬如七朝古都开封,龙亭公园西侧的一户李姓居民正搬家到距离老城区很远的所谓新城,为的是“宋都复建”;再譬如,在襄阳东津新区规划范围之内,襄州区张湾办事处西岗村老王家的房子已经被拆掉,失地农民老王正在为干啥而发愁。

    由于2011年中国城镇化率首次突破50%,达到51.27%,中国城镇化成为举世关注的热词。特别是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五花八门的“新城运动”在中国的大、中、小城市加速蔓延,燎原之势迅猛得让人忧虑。

    削山建城

    通过“削山、填沟、造地、建城”,延安将在城市周边的沟壑地带建造一个78.2平方公里的新城。

    延安新城的概念其实早已有之。早在2010年4月,延安市政府就批准绿地集团在当地唯一的水库附近,建设一个占地大约3600亩、可以吸引3万多人口的延安新城项目。

    到了2011年底,在延安市第四次党代会上,延安市正式提出以“中疏外扩”、“上山建城”为战略的延安新城建设决策。

    延安市的目标是,到“2021年建党一百周年的时候”,建成“一个历史与现代相辉映,城市格局完备、管理先进的新延安”。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延安新城的削山造地从2012年4月份开始加速,挖掘机驾驶员王保国来到“红都”延安的时候,正是削山造地起势的时候。

    按照计划,从2012年开始的10年时间之内,通过“削山、填沟、造地、建城”,延安将在城市周边的沟壑地带建造一个78.2平方公里的新城。

    延安新城的榜样其实是黄土高原上的另一座名城——兰州。

    2012年8月28日,第五个国家级新区——规划面积达到806平方公里的兰州新区花落兰州北部。但是兰州市并不满足于此,又在城市的东北角规划了一个兰州新城,还申请了国家级“兰州市低丘缓坡沟壑等未利用地综合开发利用试验区”的项目。

    有了国家的“尚方宝剑”,相对于延安来说,兰州削山建城的动静就显得更大了。

    目前,广为人知的是太平洋建设集团在兰州的削山造城计划。据称,负责整理开发兰州新城1号片区25平方公里山地的太平洋建设集团,将投资220亿元,推掉黄土高原上700多座荒山,再造一座新城。

    知名地产商碧桂园也在兰州进行一级土地开发,参与其中的是兰州市城关区的“北扩”工程,投资规模高达600亿元,兰州北部的荒山也将被如法炮制。

    对于延安和兰州的削山建城,人们担心的是,削山建城的成本太高了,必将拉高生产和生活的成本。延安新城的另外一个称谓就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湿陷性黄土地区的造城工程,有专家估算,每亩建设用地的造价将达到120万元到160万元之间,投资规模将在千亿元以上。

    另一个普遍的担心就是生态问题。巨型机械的削山造地,已经让延安和兰州的市民不堪其扰,加上黄土高原的生态环境本来就很脆弱,人们担心大量的削山造地,将引起本地生态的恶化。

来源:中国经营报

上一篇: 别陶醉于数据上的“中等发达国家”
下一篇: 新型城镇化“新”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