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守护敦煌历史,谱写丝路传奇——访《敦煌石窟全集》出版委员会主任刘炜

中国城市网 city.china.com.cn 时间:2018-09-30 17:51:13 责任编辑:李逸

敦煌,这座扼守古代丝绸之路的重镇,阵阵驼铃曾见证了汉唐盛世的无上荣光。它犹如一位充满异域风情的神秘女子,千百年来,引发无数文人墨客对它的神思与遐想。在这片适宜的土壤上,恢弘的敦煌石窟及其佛教艺术应运而生,它向世界展示了中华民族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创造的辉煌艺术成就。为了守护敦煌石窟,为了解读敦煌莫高窟高深莫测的文化艺术,涌现出以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为杰出代表的敦煌人,他们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继将毕生才智和满腔热情奉献给敦煌,也感染了无数的敦煌迷。刘炜便是这群敦煌迷之一。

 

最近,我采访了这位将敦煌艺术传播到世界的敦煌迷。刘炜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她投身于中国文物领域四十载,在文物、考古、博物馆专业研究领域造诣深厚,尤其对敦煌石窟的研究和传播更是颇有建树。她历任中国文物报社总编室主任、中国文物交流中心负责人等职,并兼任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二十年,是我国文物研究领域成绩卓著的资深专家。虽已年近古稀,但在她的身上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一提起敦煌,刘炜女士便神采奕奕,如数家珍,滔滔不绝地向我们讲述起自己历时十年参加了《敦煌石窟全集》巨著出版背后的故事。

 

说起刘炜与敦煌石窟的结缘,还要追溯到1995年。文化部、国家文物局为了纪念莫高窟藏经洞发现一百周年、敦煌石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20周年,正式批准由敦煌研究院、香港商务印书馆合作出版《敦煌石窟全集》,其宗旨是为全社会永远留存一座完整、科学、系统、真实的敦煌石窟。显然这是一项艰巨、浩繁、长期的系统工程,时任中国文物报社总编室主任的刘炜被委以重任,聘请担任《敦煌石窟全集》出版委员会主任,全程负责敦煌研究院专家与出版社的协调和统筹工作,并参与策划、编审工作。

\

 1997年年4月 敦煌研究院院长原段文杰(右二)、院长樊锦诗(左二)、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刘炜(左一)与专家孙修身、马德、张艳梅、殷光明光对《敦煌石窟全集》讨论和审稿

 

对莫高窟文物进行研究,乃至破解敦煌对于当今中国和世界的宝贵价值所在,历来都是敦煌研究者工作的核心。刘炜承担了重任后,本着对国家负责、对历史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的态度,决心将敦煌几代专家学者的研究成果最集中、最圆满的展现给世界。她一丝一毫不敢懈怠,寒来暑往,夜以继日,将全部的精力和心血倾注到出版工作中来。

 

在编纂的过程中,刘炜认为难度最大的就是这座4—14世纪的人文宝库体系庞大,蕴藏了中世纪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生活等各个层面,承载的知识量、信息量浩如烟海,涉及多门类、多学科。为了研究和保护敦煌,七十多年来从常书鸿、段文杰到樊锦诗,一代又一代的专家学者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完成了对敦煌莫高窟窟700多座洞窟的调查、测绘、考证、研究等学科分类的基础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学术研究成果。

 

刘炜说,要想将敦煌石窟这本“中世纪百科全书”读懂,自己必须要花很长时间学习、调研,才能理清出整个脉络。国学大师饶宗颐最精辟的将敦煌石窟概括为:“世界上四大文化体系、六大宗教、十余个民族的文化在此融汇,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这段话为她点燃了一盏明灯,让她始终把握这条主线,少走许多弯路。经过编委会多次研究,确定了《敦煌石窟全集》大方向,跳出了以往敦煌画册逐一介绍洞窟的惯例,创立了按照专题分类的全新体例,共分佛教、艺术、社会科学三大类,26个专题,每个专题为一卷,全书共26卷。各卷既有联系,又独立成篇,全部系列就成为一部全面立体剖析敦煌的煌煌巨著。

\

摄影师在莫高窟拍摄现场使用柴油发电机照明。前排从左起摄影师卢援朝、宋利良、孙志军,后排《敦煌石窟全集》艺术总监田村。

 

十年磨一书。香港商务印书馆的总经理兼总编辑陈万雄是世界顶级的出版人,他提出《全集》必须达到世界一流水平的要求,要将敦煌石窟原貌最高清、最精美、最真实的画面拍摄出来。为此刘炜和《全集》艺术总监田村多年到敦煌专门指导拍摄工作。她最初看到莫高窟的摄影条件很差,洞窟里非常昏暗,没有电源照明,平时都是用手电筒照明,感到非常意外。怎样才能达到世界一流摄影的高度呢?樊锦诗院长给予了大力支持,专门调拨一台小型柴油发动机供给拍摄洞窟照明,解决了照明问题。此外还有许多特殊待遇,例如莫高窟的很多洞窟规模高大,摄影师必须在脚手架上才能完成拍摄,在《全集》拍摄过程中大约有百余座洞窟都搭建过脚手架;敦煌壁画更是《全集》的主题,为了保护壁画,所有的洞窟都安装了防护性的金属架玻璃屏风。拍照壁画时必须先把屏风卸下来,拍摄完成后再安装好,这个从拆卸到安装的程序非常繁琐,且需要小心谨慎,稍不注意就会碰伤壁画,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这些安装工作都是樊院长安排专人负责施工的。刘炜还说,她多年往返于敦煌,深刻体会到冬冷夏热的恶略气候给摄影工作带来的极大困难,摄影师要在严冬零下30多度、酷夏40多度的环境下进行拍摄,其工作之艰巨可想而知了。粗略统计,摄影师最终为《全集》拍摄了2万多幅精美的照片,这些照片均达到陈万雄先生提出的世界一流图书标准,为《全集》大放异彩。

 

在刘炜与敦煌专家和出版社同人的共同努力下,历经10年,数易其稿,全面展示敦煌石窟艺术的浩繁巨著《敦煌石窟全集》终于在1999年诞生了,至2005年陆续出版了26卷,共计200余万字,近万幅精美照片,图文并茂,兼学术性与艺术性于一体。刘炜非常感慨地说,其实这部迄今为止最全面、最系统的研究巨著,被学界赞誉为具有权威性、高水准的前沿学术成果,最根本的强大实力全部来源于特殊的作者群体,这部书是由敦煌最资深、最具有研究实力的老一辈专家撰写的,多数专家的年龄在60至70多岁。他们首次将数十年研究的成果公诸于众,尤为难得。刘炜回想起来,感叹有如此优秀的作者群体、如此优秀的出版人,大家共同创作出如此优秀作品,必然能够以强大的气势排列于世界一流图书行列。《敦煌石窟全集》大获成功,并荣获了“甘肃省第十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

\

香港商务印书馆出版《敦煌石窟全集》以“近距离观赏千年绘画”为主题的宣传册

 

更令刘炜始料未及的是,《敦煌石窟全集》在香港出版后引发了海外敦煌热,涌现出无数的敦煌迷,其影响力延续至今长达二十年。在香港各界市民的热情关注下,香港商务印书馆与敦煌研究院长期合作,每年都举办以《全集》为主题的晚会、展览、研讨会等活动,由海内外的专家以深入浅出的形式向市民解读敦煌的深邃文化,同享敦煌的艺术魅力。2000年8月在以《全集》作为“世纪珍藏”为主题的“敦煌慈善夜晚会”上,时任特首董建华和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亲临现场大力支持这项保护敦煌的晚会,范徐丽泰还担任了“香港敦煌佛迹防护功德林委员会”荣誉主席,为敦煌石窟植树防沙振臂高呼。不久以后香港涌现了很多非常活跃的民间研究、保护敦煌的团体,有众多海外“敦煌迷”络绎不绝前往敦煌石窟勘察、学习、敬拜和捐款,并由民间组织“敦煌之友”集资建立了敦煌保护研究基金会,积极参与敦煌防沙、保护和科研项目。她还非常高兴地告诉我,最令人振奋的是在《全集》这部书的感召下,香港已经形成了我国又一处由民间发起的实力强大、贡献良多的保护、研究、人才培养的敦煌学中心,并在国际敦煌学界发挥了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刘炜作为这部巨著项目的出版委员会常务主任、编审,为该项目的圆满完成做出了卓著的贡献,同时也为敦煌学向全世界的传播传和推广付出了心血和才智。

 

在如此显赫的成绩面前,刘炜没有骄傲,她坦言自己很幸运,但在光耀千秋的敦煌艺术殿堂前,在众多敦煌前辈专家面前,自己显得非常渺小。“敦煌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让每一个热爱敦煌的人都关注敦煌艺术,了解它的蕴涵,让我们后世的子孙也有机会见识这座人类文化的宝库,并发自内心地去保护它、传承它,让它发扬光大。这就是我唯一的愿望。”刘炜的寥寥数语,道出了一代代敦煌守护者的心声。(文:张迪)




[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本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立场。]

来源:中闻网

上一篇: 南大郭小学:迎国庆歌咏朗诵比赛
下一篇: 雷锋精神永放光芒全国雷锋文化联盟落地安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