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康养石柱情悠悠

中国城市网 city.china.com.cn 时间:2017-06-02 20:03:41 责任编辑:李逸

  \

 土家摆手舞

 

\

 

 

千野春色

 

  早春二月,我又一次来到石柱。

 

  石柱,有我许多的向往。大风堡里的古木参天蔽日,太阳湖边的溪流清澈见底;爱情石柱在万寿古寨上高昂,相思火棘在千野草场中怒放;破碎的巴盐古道时隐时现,沧桑的石碉楼群千疮百孔;简朴的吊脚楼风情依旧,皇家的银杏堂神韵犹存;啰儿调唱出石柱小伙的欢快,竹铃球玩出土家妹子的灵巧。

 

  一条古老的龙河,从冷水猫鼻梁出发,裹挟着七曜山武陵山的风雨,融合着汉族土家族的气息,向着西南方向蜿蜒流淌,怀抱县城后归入滔滔长江。

 

  厚重的历史,独特的生态,丰盛的文化遗产,给石柱披上浓郁而缤纷的康养盛装。

 

  初识石柱 秋高气爽林木森

 

  我第一次到石柱,还是20年前。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我们从忠县县城出发,经川汉公路进入石柱,满目的青山和树木。翻方斗山,下龙河槽,几个小时的路上,整齐排列的白杨格外引人注目,这印证了“走石柱不问路,两旁栽的白杨树”的传闻。

 

  第二天,金灿灿的朝晖,染红了东方的天际。我们来到黄水,这里是方斗山林场的一个工区,海拔1500米左右,森林覆盖率超过80%,负氧离子含量常年保持在每立方厘米2万个左右,最高可达7.5万个以上,比起只有几百个负氧离子含量的解放碑,简直是人间仙境。

 

  望着满山遍野被万道霞光染上一片绯红的柳杉,我们情不自禁地发出赞美。林场负责人说,黄水的柳杉与黄水的黄连分不开。种黄连必须搭棚,从棚桩到支架顶棚,素有“毁三亩林种一亩连”之说。后来发明了“一桩一树、起连还林”模式,在每个黄连桩旁栽一棵柳杉树,等到5年黄连丰收,柳杉也自然成林。年复一年,黄水的柳杉就成了石柱独特的风景。

 

  黄水的森林,有许多故事。

 

  水杉,是冰川世纪存活下来的旷世奇珍。黄水有一棵800多年历史的水杉树,高34米,胸径143.3厘米,冠幅361平方米,主干笔直,直插云天,旁枝斜逸,婆娑多姿。站在树下,给人一种历练人生的奇妙感觉。当年,我国在这棵树上采种,作为礼品送给国外贵宾。从此,“中国一号水杉母树”闻名遐迩。

 

  珙桐树,具有“活化石”之称,属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大风堡一带,有成片珙桐分布。最大一棵胸径65厘米,树高约18米,簇拥在这棵珙桐树身边还有十几株小珙桐。珙桐树的花是白色的,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只白鸽跃立枝头,所以当地人称它“鸽子树”。

 

  红豆杉,也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在这里广为分布。它的嫩枝和叶可提取紫杉醇,用于治疗乳腺癌有特效。临溪乡出去,路边有一棵红豆杉,高大挺拔,枝繁叶茂,路人常在树下乘凉。夏日炎炎,树下雾气弥漫,仿佛下雨似的,当地百姓称之为“神树”。

 

  石柱也是银杏的家乡。在洗新乡有株500多年的银杏王,树高28米,冠幅达610多平方米,丰年时可采摘银杏2000多斤。据查,像这样的古银杏树,在石柱有近万株。

 

  从黄水再前行,就是大风堡工区,面积30万亩左右。那里面有许许多多让人想象不到的参天古木,有连植物学家也很难叫出名字的奇花异草。大风堡,是武陵山区名副其实的天然植物园。

 

  我们住在林场工区,无不被职工们的清贫与艰苦深深感动着。当时的林区管护点很分散,一个职工负责一大片山,巡山靠走,通讯靠吼,防卫靠狗,长年累月独自守在深山老林,有个三长两短谁也不知道。尤其年轻职工更苦闷,找不到对象是常态。

 

  难忘的石柱行,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从此,我与石柱结缘,几乎每年都要来一二趟。

 

  再进石柱 小路大道皆是景

 

  那些年进石柱,还有两条通道也很美。

 

  一是从丰都沿龙河上行,经江池乡到达石柱县的下路镇。沿途风光绮丽,景色诱人。满山的马尾松芬芳四溢,钻进林子里,须臾功夫就可以捡到一小口袋野山菌。偶尔也有野兔从公路两旁的草丛窜出,惹得路人惊叹不已。山里人很好客,问个路讨口水什么的,常常让你满意而归。后来,丰都到石柱的主干道修通了。那条常有野兔出没的山间幽径再没有去过,也不知今日是否更加幽深迷人?

 

  另一条是通往黔江的路。虽然当时石柱归黔江地区管辖,但那条通道并不通畅。马武,是石柱的重镇,来往路人都要在此歇脚。这里的豆腐鱼很有名,豆腐嫩鲜可口,鱼是阴河中的细鳞鱼,现在恐怕难见了。走出石柱境,还要穿过彭水县、黔江区的若干个乡,没有大半天到不了黔江城。不过这一路上风景别致,尤其是站在一个小地名叫万岩的山脊上,真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而今再去石柱,交通便捷多了。丰都到石柱、忠县到石柱的高速都通了,半小时就可抵达;石柱到黔江的高速两年后通车,车程缩短到一个小时。更有方便准时的动车,一个多小时,就把石柱的老百姓带进了重庆主城。

 

  屡入石柱 春夏秋冬色不同

 

  20年间,来石柱的次数多了,我对石柱四季如画的感受自然愈来愈深。

 

  春天的石柱,山花烂漫,一片赏心悦目的美。

 

  和煦的春风首先唤醒龙河两畔,为沉睡的田野披上了毛茸茸的绿毯。袅袅炊烟从土家民宅升起,房前屋后的小树开花了。雪白的樱花,鹅黄的迎春花,唇红的石榴花,还有少许没有凋谢的腊梅花,个个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紧随其后,一片片退耕还林栽种的经果林花蕾绽放。桃红、李白,杏黄,还有白里透红的猕猴桃花,甚是好看。从下路到河嘴的百里长廊,近几年培育的30万亩“石柱红”,2万亩“九叶青”,一夜之间绿满枝头。最后亮相的,是高山上的野花。鸡冠花,熏衣草,狗尾巴,知名的,不知名的,随处可见。还有30多万亩中药材苗木,也披上自己独有的斑斓外套,恣情点赞着春天的美丽。

 

  整整一个春天,最活跃的要数那近7万群中蜂。它们不知疲倦地一趟又一趟穿梭在万花丛中,偶尔一两只西峰窜来,很快就被它们撵得落荒而逃。这些采花高手一年酿出的8万桶石柱蜜,格外的醇浓香甜,铸就了石柱一个甜蜜的产业。

 

  夏天的石柱,凉风习习,一片惬意舒坦的美。

 

  这里的温度要比主城低10几度,白天不用空调,晚上要盖被子。每天刚破晓,不消停的蝉就发出预报,一拨拨热浪试图打破清凉,但终究被一片片高大的柳杉、水杉、马尾松林所阻隔。午后虽然炽热,只要不出门,或树荫下一站,一样的凉爽。到了夜晚,几乎难见蚊子的袭扰,惟有一个个萤火虫,陪伴着耀眼的繁星在漫天飞舞。

 

  每到周末,进黄水的收费站口,便成了私家车的展场,车龙过站有时要足足等候一两个小时。傍晚,在月亮湖的步道上,男女老少像下饺子似的,本想健步的节奏不得不随着人流缓缓挪动。好在夕阳下的余晖十分诱人,不时有人举起手机拍几张晚霞,也算不虚此行。去年盛夏我休假,竟然在这里碰见数十位老领导和同事,我感叹世界之小,更惊叹黄水的魅力。

 

  秋天的石柱,层林尽染,一片丰腴成熟的美。

 

  这里繁多的植物种类,居同纬度地区之最。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多达55种,其中属于国家Ⅰ级的就有7种。尤其是那些撑天立地的高大乔木,如柏杨香杉、香樟、楠木、黄桷树、麻柳等,更是石柱秋高气爽、姹紫嫣红的功臣。

 

  一场秋雨下透,飘飘洒洒的落叶,俨然像一个个披着金色面纱的少女,在萧瑟的秋风中婆娑起舞。她们以落幕的辉煌,飘向黄连棚,洒向莼菜田,为家乡的康养产业奉献最后一丝能量。雨过天晴,几片轻柔的浮云在眼前悠然的飘动,脚下一簇簇盛开的菊花坦然接受着路人敬佩的目光。到了夜晚,陪伴着家人月下漫步,静静倾听秋风的低唱,任由那一缕缕柔情在心底泛起,岂不悠哉乐哉!

 

  冬天的石柱,积雪销魂,一片冷峻质朴的美。

 

  白色的霜、白色的雾、白色的雪,白色的大地,白色的行人,犹如一个晶莹剔透的童话世界。一阵阵山风从眼前的苍凉吹过,很冷很冷,但细细品味,你会发现大自然的冷静和坚韧,足以感悟生命,净化心灵。尤其是雪后的阳光,穿过层层树林落下,斑斑点点,光怪离奇,很远就让人闻到了树根和泥土的味道,是那么熟悉,那么馨香。

 

  当严冬告别的时候,方斗山的积雪,煞是美丽,名列古代“石柱八景”之一。千野草场的火棘,十分壮观,积雪压弯枝头也难掩它的本色。火棘为灌木,当地人叫“红子”,也称“红军粮”。1931年,西路红军五十六师去湖北与贺龙二方面军会合,沿途缺粮少食,就靠这个充饥。

 

  食在石柱 自然之香留唇齿

 

  近10年由于工作变动,我对石柱的关注就由美景转向了美食。石柱的美食不算多,但很地道。“品莼羹,吃山珍,喝连茶”,是石柱独具特色的饮食文化。

 

  石柱的莼菜具有丰富的蛋白质、丙种维生素以及微量铁质,有美容、健胃、消肿、解毒、防癌之功效。我国很早就将莼菜作为珍贵的食品,早在《晋书》中就有“莼羹鲈脍”之说。相传乾隆南巡,每次必以莼菜调羹进餐。以莼菜调羹作汤,鲜嫩滑腻,清香浓郁。石柱常见的莼羹,有添加少许冬笋、香菇、榨菜丝的莼菜羹;有添加少许火腿片、虾仁、笋片的虾仁莼菜汤;有添加少许豆腐、番茄、香菜的莼菜白玉番茄汤。

 

  石柱的山菌很香,属武陵山珍上品。尤其野松菌,是大街小巷商贩们兜售的主要山货,这得益于石柱的山林七八成都是马尾松。食用野山菌有讲究,一不能挑色彩鲜艳的下手,鲜艳的山菌常常是有毒的。二要炒(煮)熟,不惜耐着性子多等几分钟。一次,有位领导为赶时间吃了半生不熟的山菌,结果当场上吐下泻,要不是及时送往医院,真要出大事。

 

  石柱的黄连,学名称“味连”,因形似鸡爪也叫“鸡爪连”。黄连虽苦,但在华夏药典中算是瑰宝。它主治湿热内蕴,热病温病,恶心呕吐,腹痛泻痢,心烦,失眠,热毒疮疡,火旺目赤等病症。常饮黄连水,百病难相随。

 

  石柱的家兔是绿色的。作为全国有名的长毛兔养殖大县,如今兔毛价格低迷,老百姓改养肉兔了,每年存栏300多万只,相当了不起的一个产业。小尖椒炒兔丁、红烧兔肉、卤水兔,都是石柱的上乘佳肴。

 

  石柱的山羊更是原生态的。由于漫山放养,羊肉的肉质自然,味道鲜美,是烤全羊的优选材料。如今的千野草场、黄水公园,烤全羊成为接待贵宾的美味佳肴。

 

  还有“倒流水”豆干,“制作传统,精于泉水,工艺讲究”;都巴粉,取材天然、营养丰富;绿豆面,色泽嫩绿,有豆类和菜汁的清香;谭氏竹筒酒,入口绵甜温和,回味无穷……

 

  康养石柱 风情土家万象新

 

  这次,我们一大早就从县城出发赶往石柱。高速公路上,依稀可见少许的霜冻。10多分钟后,大家惊喜地发现越来越多的积雪,这应该是前两天下的那场春雪,像洁白的花瓣点缀在千树万梢上。到了目的地,积雪已将整个世界覆盖,露出来的只有那几位主人,他们的双脚早已被厚厚的积雪湮没。对城里人而言,这种雪景是很难看见的。联络委的同志们个个都是摄影爱好者,他们掏出各自的家伙“啪嚓啪嚓”起来,仿佛马上要拿摄影大奖那样高兴。

 

  这是一个生态旅游营地,坐落在高速路冷水服务区出口,是重庆高速集团利用渣场进行综合改造的一个房车康养基地项目。营地内规划了自行车道、休闲步道、风景栈道、房车露营,有温泉、滑雪、生态垂钓、亲子乐园等服务项目。集团负责人带我们参观了几处固定的营房,内装标准与城里的宾馆相差无几,有空调,有热水器,打开热水龙头,水温还很高。当地康养产业发展的新貌,几乎完全颠覆了我们的固有的认知。这里的生态,冬季比夏季更美、更爽!

 

  黄水,是莼菜的主产区。别看石柱莼菜常年规模只有1.3万亩,可其产量已占全球的半壁河山。莼菜的收购价格也不菲,每公斤12元左右,是当地农民脱贫增收的骨干项目。我们来到一家莼菜企业的种植区,公司老总敲碎田里的浮冰,捞出几株莼菜苗为我们讲解,不时地赞美着滋生莼菜的黄水小生态。我们参观了公司以莼菜为原料加工的初级食材、饮料食品、美容护肤等产品,尤其莼菜面膜,让不少人赞不绝口。

 

  黄水镇黄连村,是著名的“黄连之乡”。这里种黄连,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土地肥沃,雨量充沛,气候冷凉,日照少,无霜期短,尤其是繁茂的植被、针阔混交的林相,非常适合黄连生长。石柱黄连每年产量2500吨左右,约占全国产量的68%。

 

  黄连种质资源圃采集了亚洲各地黄连种质资源,是全国唯一的黄连基因库。负责人说,黄连种植在全国只有6个省分布,重庆石柱为主,湖北利川次之,川、陕、湘、鄂零星有点。国外只有日本有种植,但日本黄连不入药。种质资源圃外面,是一片选育基地,包括黄连良种母本园、选种移栽示范区、48个密度肥效试验区。在突如其来的春雪覆盖下,一株株连苗毫无畏惧地昂首挺胸,仿佛在列队欢迎我们似的。

 

  鱼池镇的千野草场地势辽阔平坦,万亩草场、万亩火棘、万亩石牙、万亩森林镶嵌其中。这个季节,虽然看不见“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风光,但那一串串深红色的火棘果,在凌厉的寒风中勇敢地昂起头颅,冲破残雪的层层封锁,向世人昭示春天的来临,其势其境,依然让人流连忘返。还有场部人员小马唱的《职工之歌》,“我们的千叶草场,我们在这里耕耘,我们在这里收获,我们无限荣光”,久久回荡在我们的耳际。

 

  最近这次石柱行,让我们对石柱提出的“风情土家,康养石柱”定位,有了更多的感悟与赞许。

 

  祝福你,康养石柱!

 

  周克勤 图片除署名外由石柱县委宣传部提供

来源:重庆日报

上一篇: 航拍江苏高邮:霓虹灯绽放编织出美丽夜景
下一篇: 新疆博斯腾湖湿地红柳花编织夏季“醉”美画卷